boys and girls


96
年到98年,是我买CD最猖狂的时候——一是因为高考成绩不错亲戚群贺积攒下来的第一桶金颇为丰厚,二来,爸妈开始当我大人零花钱给的也松动了不少,况且每学期学校里总还有些奖学金

所以,我现在积攒下来的正版的 或者高端盗版的CD大都是那时候买的

正版就专去静安公园对面后来在二零零几年变成三阳盛的音像书店买,盗版的,我喜欢去常德路牙防所马路贴对面的一间规模颇大的私人店铺买

blurparklife和收录了tender以及boys&girls的那张专辑我就是在那里买到的——论摇滚,真的还是只有英伦才是最对味

上几个礼拜有天早晨带小兽去养和做个需要空腹的检查,完了出来饥肠辘辘的两人一头钻进医院出来叮叮车总站旁边的一间西餐馆吃早餐

盘盘碟碟的刚端上桌,店堂里就飙出来boys&girls的前奏,可把我欢乐的,自顾自和着记不清楚支离破碎的歌词摇头晃脑,完全忘了要给小兽做 食不语 的榜样

而对面的小兽反应却很冷静,伴着这首喧嚣的背景音乐,贼忒兮兮地问我,这是不是就是摇滚!然后,他——居然——能在这么摇滚的环境里 自顾自维持音准的哼他最爱也最熟练的小提琴练习曲presto

——以上,如果发在今天的朋友圈,应该要应景的加一个#后浪和前浪#hashtag

也就昨夜到今晨的一刹那间,都在说青春,还要急飙肾上腺素的说 好燃,以为自己只有十三岁

但是也不敢妄议妄赞,怕一个不小心伤了对方的青春玻璃心

这就是朋友圈的可怕的地方。anyway

发表在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

一次晚餐

阿姨和妈妈都还没回来,我们又都要上班了,所以昨天的晚饭是爸爸烧的

  • 青菜炒老了
  • 西兰花创新地和玉米仔以及过多的盐成就了另一盘
  • 紫菜泡汤里没有拌开都是一坨坨的还没味道
  • 仅有的荤菜是一只咸到发苦的上海带来的真空包装盐水鸭

扒了一口又一口,有点想发小姐脾气了,可转而一想,像被人狠拍了一记头特——过去的五年里,为了让妈妈给我带孩子,独居在上海的爸爸可不是日日就是这么对付过去的么。即使在外面进餐,也因为不舍得花太多钱而随便囫囵着将就而已;整整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子,也就是三千六百多顿午餐和晚餐

不需要泪目,就默默吃掉爸爸烧好的饭菜以及那只鸭子看得见的肉们,然后心平气和的收拾餐桌,就是了

发表在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

和他约好了下午去他班里参加志愿者妈妈的活动

下午上课是两点开始。我一点二十公车下来,在咖啡馆喝一杯快咖啡,搭半步行去他学校。以为他也日常趁着午休在学校空地上疯闹,进去了才发现根本找不到,倒是遇见了班里不少女同学,嘀咕了几句,看时间快到了,才走上三楼到他班里

一探头,就发现他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课桌前,眼睛直直望着门口,但却没发现我,直到坐门口的那几个男孩子大声呼唤他的名字,他才笑起来,但却也没立即向我跑来,直等我绕过几排桌椅,他那个大大的身躯才在桌椅的缝隙里挣扎着迎向我,把我带去他们小组的角落

我问他,午休不下去玩,是不是为了在教室里等妈妈?他低下头,有些害羞,但又马上抬起头来,直视着我说是,还额外附送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样的甜蜜,也就是这最后一两年的存量了

发表在 // it's all about the monster | 留下评论

禾急

最近已经有好几回,不是很熟的、好几个月没见的人一见我都不约而同的说我瘦了不少。最近一次是今天午休帮我剪头发的发型师——我上一次见他应该是在复活假期

如果是少女,应该会即刻高兴到飞起,恨不能向全世界求证自己瘦下来这个铁的结论

可惜我已是中年——人到中年,会突然清减,要么无非失恋/家变(可能现实反而是痴肥暴肥)、突遭巨变、仇恨式节食或运动,这几个主因。如果以上皆不是,短期内的暴瘦就只可能是身患恶疾的前兆了

所以我突然好紧张。晚上特地去了楼下会所刚更新换代的身高体重仪上过了过,嗯,体重还是那个熟悉的三位数——拍拍屁股,放心了

俗话说——千金难买老来瘦

我要说——万金不换中年禾急

发表在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

二月的皮鞋油

我大概是预备班还是初一时候接触新概念了才开始背的十二个月份名词。其它都是一次过,就一个二月,颠来倒去,撂爪就忘

我那个时候虽然成绩算很不错,但爸爸妈妈还是愿意管我。英文虽然他们不懂,但字母总是认识的,每在家遇上我背单词,尤其爸爸,总爱帮我默写——反正我打小的英文教育一直是中英对照,于是就爸爸报中文然后我写下对应的英文单词或词组自查后给他看结果——借此了解我的英文程度

默写这个February,爸爸看我这么痛苦,不由指点我——他的原话和他的表情配合着那天阳光晒到我们那个时候住的简陋的临迁房窄小的空间内的场景,我每一回想就能瞬间穿越回去似的——你看啊,前面这第一个音节feb你配合着读音每次都写对了,后面三个ary和一月是一样的,中间这bru不就是“皮鞋油”嘛!——皮鞋油在此要用正宗的上海话读出来才能对应上,他一说完我好像被雷劈过似的顿悟了,心说,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再忘了这个单词了……

时光荏苒,如今换我教一年班的小兽来拼February了,他遗传了我还青出于蓝,十二个月份牌里,除了二月还有和他曾经最爱的奥古斯都大帝相关联的八月也搞不清楚,这另说

我把爸爸当年教我的二月拼写速记独门心法当然完整无遗的教给了他。惜乎这家伙,上海话听力七级可口语零级,完全无法领会bru对应皮鞋油的精髓,甚至,他都不能理解皮鞋油是什么,要我换做英文说something to polish your shoes,which you need to put on a brush 他好似才若有所悟的样子。所以,他的二月在一个礼拜内默写了两遍还没有通关

可我还是很执着的明知道他理解无能,每次给他拼二月是还是要多提一遍bru的老梗——在这里,我肯定已经没把他当成我的儿子,而更像对待一个弟弟,告诉他多一点关于我和爸爸妈妈在他来之前的记忆,很多年后,当爸爸妈妈不在了,还有人可以和我一起分享这份私密的独家记忆

发表在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

承诺

今晚睡前,兽头用做噩梦为借口硬要贴住我睡——此处略去十万字之专业解释为何学龄男孩不应该和父母尤其妈妈睡——自古慈母多败儿,且他离我渐行渐远眼看也就是这一两年两三年的事儿,我自然表面道貌岸然的一通规矩解说并且得到了他过了今晚就自己睡的承诺后,和他一起欢天喜地的把铺盖以及洗漱用品都挪进了我房间,顺便把那个人的都扔了出去

不曾想睡下后的黑暗里,小兽隔着被子紧紧抱着我,说,我要一直和妈妈你睡到十八岁,然后,等我退休了,我再回来和你一起睡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天

这就是承诺,哪怕知道对方不可能做到,但只要说出口的那一刹那是心无杂念的认真和恳切,我都愿意相信这一刹那的天荒地老

——特别感动,差点在黑暗中湿了眼眶,如果你们真的能体会到日常状态下这头小兽的词锋有多犀利刮喇人心的mean

发表在 // it's all about the monster | 留下评论

开小差

人到中年就是

买了一盏台灯

宣传说可以保证使用六十年不会坏

然而

我已无法亲自验证了

发表在 // 简报 | 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