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体验

十来岁的时候去爸爸妈妈厂里玩,在工会图书馆里看到一整套 追忆似水年华,书脊脱落、封面斑驳。我见猎心喜——我看这书名以为是琼瑶或者亦舒,一遛排开这么七八本,简直老鼠掉进白米缸!看了第一册的头两页,觉得不太对劲,那套书也不知道版本问题还是缺页了也没个故事梗概,我不死心的又翻了中间那册和最后的结尾,确定了这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我宁可做文盲也不愿意再看一个标点符号的那类书

但不管怎么样,这套书一定是在我当时已经不能算很幼小的心里刻下了一道金刚钻刮喇玻璃台面的印痕,和我在真的很小的时候把固本肥皂头包在糖果纸里喂了洋娃娃吃以后自己也情不自禁得咬下一刹那满嘴难以名状又触及灵魂的味儿,从此成为永驻我心头挥之不去的苦涩

二十岁的时候,常去学校南区那条马路上的书店和盗版店闲逛。有次在书店,可巧不巧的又撞见了 追忆似水年华。彼时,我已经颇有一些文学阅读上的铺垫,最起码,已经不会信心满满的指认 约翰克里斯朵夫是追忆似水年华的作者了 (此处羞愤三秒钟);而且,又正好是追求无用的年纪,遂强迫自己的手从书架上抽了一册下来,很慢很慢的假装在阅读那样的翻来看,心里顿时涌起了 那一年 初相见,人迹罕至的图书馆里被我掀起的灰尘滚滚的波澜壮阔

等我从往昔记忆里回过神来,书也翻得差不多了,我终于可以把它又放回书架上。但和当年不一样的是,二十岁的我已经有了精神上更高的要求,所以这以后的每一天我都坚持去那家书店,看十分钟的追忆似水年华,旦复旦兮的坚持了十来天吧,然后,我再一次落荒而逃

最近一次,是两三个月前,——covid-19 has changed everything —— 我居然有天在公司杀气腾腾的写完一个邮件后,顺手打开了amazon的网页,瞬间买下了 追忆似水年华,然后,kindle一连上手机的刹那,七大册满满当当的已经在Kindle第一位了。我对自己说,疫情下实在百无聊赖,正好趁机看书

然后,也并非天天时时刻刻,想起来就看上几段的,我,在年过四十的现在,居然迷上了这套书。虽然阅读进度还在第一册,但我已经很确定这肯定是我余生都会很爱的一部作品,和红楼梦一样,常看常新,任意抽一段——嗯,红楼梦的任意一段都可以拍一部电影,而追忆似水年华的任意一段搁现在都可以是一部安福路的话剧

它的阅读体验,是最直观的聆听作者的倾诉,好像一个很多年的至交,可能好长一段时间没联系,可能是时空上的几年,也可能是心理状态因为婚姻、职业、迁徙等外因的巨大变化,之后,突然联系了,还是有很多事生活里的细枝末节可以共鸣般的彼此分享、应和

所以,我很可能连着好几天甚至个多礼拜碰也不碰它,可是,哪天早晨地铁里突然想起来,包里抽出kindle,立刻可以把自己无缝对接到作者的当下的身边开始通感式阅读

人都说,世事无绝对,年纪大了,口味都会突然之间改变,可能应验在此处吧

发表在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

大势所趋

兽头本学年仓促结束前英文堂最后一篇写作练习的主题是descriptive writing,然后他拿到作文题当天回家很高兴得向全家宣布要描画他爸爸;过了几天还神神秘秘得向我独家发布了扣在那个人身上的三个key adj——小孩子视角看成年人尤其贴身的父母还蛮好笑的

好了,以为这篇就这么翻过了。学期结束帮他把杂物装进储藏室时无意翻到这篇作文,才发现老师在作文后面问他:难道不是应该写自己的siblings or cousins的吗?

看了问他,才知道,老师布置的题目的确是siblings,很显然兽头是全班唯一的一个没有的,那老师说写cousins也可以

但是最终兽头还是选择了爸爸作为主角,因为他很小声对我说,太久没见到上海那些表姐妹,都快忘了他们是什么样的了。也的确,他19年暑假没回去,20年初的春节倒是人在上海,但碍于疫情大家都没往来,20年的暑假的现在当然也是哪里都不能去。这么掐指一算,他和上海的同辈们已经两整年没有过任何互动了,四五年对年轻人来说就是一生一世了,两年差不多也要半辈子了吧

兽头来自独生子女家庭,而且我们这支小分队一直漂流在孤岛上,和整个家族完全分割开来。所以,为了让兽头可以有大家庭、家族的概念根植于心,我一直向他鼓吹结婚生子拥有家庭是件很美好的事情这一理念,同时,也是尽可能让他和上海的亲人们保持联系,不能见面那么就微信上多互动,比如,我们家的每个人的生日那天都会让他在微信上的家族群里唱生日歌,这个习惯从他会唱歌的两岁开始一直延续至今

只是,他和上海亲人们尤其同辈们的疏离总是避无可避的大势所趋了

发表在 // it's all about the monster | 留下评论

找朋友

兽头好基友的妈妈是个很会组织小孩聚会以及不放弃一切鸡娃情报的小能手

一知道所有暑假活动取消的当天下午,她就已经把我拉上了一条美东在线reading club的船上。同被拉的还有她的一个要好女朋友的孩子。她是这么向我介绍这位女朋友的,

夫妻双方即小孩的父母——来自哪里,哪所大学的、各自的工作或者留学经历

小孩——读过的学校以及能展示出的特长或者特点

这么一介绍,一目了然的,要和兽头同班的这个女孩子原来和我们是一条线上的,旗鼓相当,更真实点,半斤八两,无论家世还是孩子本身

我其实一直很感激兽头好基友的妈妈,总是凭藉她瘦弱单薄的身躯拖着我这个慢半拍疲懒亲妈奔在追求 更高更快更强的 路途上而从不嫌弃我

但我还是不喜欢这种类相亲screening式的帮小孩选定朋友圈的做法。当然,平心而论,你问我身为人他妈的,是不是真的就不介意玩伴的背景,乐见兽头和一个来自教养缺失或者刷抖音刷神剧的家庭出来的小孩一起玩?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我只是不愿意对孩子自己的朋友的筛选是家长、成年人在做,提前帮他谨慎周密的划个安全人际网然后放他里面扑腾。我更倾向于,他自己在社交上去碰撞,而作为家长,我能做的更多的是用我们家的处世理念和言行对他做潜移默化的影响,进而由他自己跟循内心做出朋友的筛选。这点上,和谈恋爱是一样的,讲究门当户对,可是媒人掂量过的和我自己去找回来的,哪怕是同类或类同甚至前者客观条件更优,自己找这个过程才是恋爱,别人介绍的只能算是求偶呢吧

发表在 // it's all about the monster,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

test

test

发表在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

过生日

下班回到家,刚卸了妆,换了衣服,洗了手,兽头就像个炮弹一样冲进我房间,一把抱住我——他现在的力气要这么抱着我不到两败俱伤的地步我绝对挣脱不了——神秘兮兮又贼忒兮兮的问我:“你对明天的生日期待不期待?!”

得到我非常肯定的点头后,他就又像炮弹一样的飙出了我的房门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可以把感同身受在过生日上发挥到极致,把家里每个人的生日都当成自己的生日似的过得欢天喜地的

看到他那张笑到见牙不见眼的大圆脸庞,我本来明天一堆事绞在脑子里的也活活被他鼓舞出了对于又一个生日的期待——即使是空无的期待,也是让人高兴的期待

我是很喜欢给别人过生日的,不管长辈还是孩子。大舅舅大舅妈多年前的七十大寿,我本来组织了家庭小游戏、儿童小节目以及类似化妆舞会一样的拜寿程序,后来场面一乱都没用上。我爸妈自己的七十岁坚持不肯举行大场面大规模的庆贺让我英雄无用武之地很是郁郁不得志。只兽头的尚可以随我摆布,虽然每年总不过生日前晚的气球布置生日游乐活动生日礼物这老三样,可是事到临头我总是可以暗搓搓的为这个安排那项摆弄兴奋好一阵

按照上海人做虚不做实的规矩,明年就该是兽头的十岁生日了,希望到了明年复活假期大家的生活都已经恢复正常,来去自若如风,而我也终于可以编剧、导演、监制三位一体上身的给他回上海举办一场正正式式的生日大派对。为此我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了差不多所有细节,只差执行了

看来,能把别人的生日过得欢天喜地这个天赋异禀,兽头也是继承我的了

发表在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

完美假设

最近一直在追 doctor playlist —— 韩剧,请回答1988同一个导演的出品

里面有一段,大家在医院附属咖啡厅闲聊,后辈们问一个应该是专科主任级别的医生,如果给他一年时间自由安排,他会做什么

被问的是主角之一,片子里是什么都会玩、人缘特别好、男女老少通吃的单亲爸爸人设,所以后辈们才敢这么放肆和他说话

被问后,他刚张嘴想回答,又立刻缩回去,反问说:这个一年空窗的假设里有没有孩子

当听到发问者很肯定的回答说,给他完全没有孩子的完美单身人设,他才一脸兴奋的嘚吧嘚吧嘚吧的畅想虚幻的欢乐生活

真的,很真实了

只是,剧中,这位单亲父亲的孩子还在幼稚园阶段,看他爱儿子爱的如痴若醉就知道他还没有经历过 聪明小孩特别反骨的无休止的斗争

——近来工作上牵扯不清一团乱麻,所以更有借口放任自己沉溺于韩剧中消磨本来就候分克数的私人时间

发表在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

boys and girls


96
年到98年,是我买CD最猖狂的时候——一是因为高考成绩不错亲戚群贺积攒下来的第一桶金颇为丰厚,二来,爸妈开始当我大人零花钱给的也松动了不少,况且每学期学校里总还有些奖学金

所以,我现在积攒下来的正版的 或者高端盗版的CD大都是那时候买的

正版就专去静安公园对面后来在二零零几年变成三阳盛的音像书店买,盗版的,我喜欢去常德路牙防所马路贴对面的一间规模颇大的私人店铺买

blurparklife和收录了tender以及boys&girls的那张专辑我就是在那里买到的——论摇滚,真的还是只有英伦才是最对味

上几个礼拜有天早晨带小兽去养和做个需要空腹的检查,完了出来饥肠辘辘的两人一头钻进医院出来叮叮车总站旁边的一间西餐馆吃早餐

盘盘碟碟的刚端上桌,店堂里就飙出来boys&girls的前奏,可把我欢乐的,自顾自和着记不清楚支离破碎的歌词摇头晃脑,完全忘了要给小兽做 食不语 的榜样

而对面的小兽反应却很冷静,伴着这首喧嚣的背景音乐,贼忒兮兮地问我,这是不是就是摇滚!然后,他——居然——能在这么摇滚的环境里 自顾自维持音准的哼他最爱也最熟练的小提琴练习曲presto

——以上,如果发在今天的朋友圈,应该要应景的加一个#后浪和前浪#hashtag

也就昨夜到今晨的一刹那间,都在说青春,还要急飙肾上腺素的说 好燃,以为自己只有十三岁

但是也不敢妄议妄赞,怕一个不小心伤了对方的青春玻璃心

这就是朋友圈的可怕的地方。anyway

发表在 // 日光底下无新事 | 留下评论